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学习园地>>正文
【清风文苑】我的阿爹
2018-07-06 16:39     (点击量:)
[字号: ]

父爱是一种深沉的爱,是不可缺少的一份责任。父爱没有体贴的温馨话语,没有耳边不停地唠叨,没有日夜陪我度过的温柔。但是父亲一直给我一种山一般的依靠,给我一种时时刻刻的心安。谁也不能替代谁在谁生命中的角色,即使我长大了,即使我有了共度一生的爱人,即使我有了两个可爱的儿子,即使……但是谁也无法在我生命中替代父亲的爱,谁也无法给我父亲所给的心安。——题记

傍晚,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宿舍楼下的小超市放着筷子兄弟的那首《父亲》,我不禁细细聆听,“谢谢你做的一切双手撑起我们的家……”一曲终了,早已是泪盈满眶。好久没有回家看望过阿爹了,我想阿爹了。“阿爹”,多么亲切的称呼,感觉比“爸爸”随性得多,听起来不那么文绉绉的。小时候在村子里,大家都这么喊自己的父亲。阿爹结婚比较晚,所以待我出生时阿爹已经整整三十岁了,在八十年代三十岁生孩子,似乎有点老来得女的感觉,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阿爹对我倍加心疼。在我很小的时候阿爹在原来的等子乡一带的山区小学教书,只有周末才回家和我们团聚,当时,生活水平较低,交通工具不发达,听母亲说,阿爹回家都是步行走山路,一回到家,尽管满身疲惫,但总是先抱我,就连去外婆家拜年三十多公里的山路,阿爹也总是背着我走,一边走还一边逗我笑。大概五六岁时阿爹总爱带我逛街,每次把我的小手攥在他温暖的大手中,好温暖,好安心。我们一边走一边说笑着,阿爹是那么的高大,我是那么的小,那画面是那么的美,让我至今记忆犹新,那样的画面经常在我的梦里出现,一切仿佛就在昨天。

从前,周末就是我和妹妹最快乐的时光,因为一到周末阿爹回家总是“绕路”经过七零七,总会在那里买一小把用锡纸包着的最原始的巧克力放在他外衣的口袋里带回家给我们吃。听阿爹说,那种巧克力只有七零七的一个小卖铺里才能买到。虽包装简陋,但是在口里嚼着总感觉十分香甜,一小片巧克力我和妹妹总是不舍得一下子吃完,总会慢慢吃,轻轻咬上一小口之后又用锡纸包起来,过上半个小时又轻轻咬上一小口之后又用锡纸包起来,分成好多次吃完,于是阿爹给我们买的一小把巧克力我们总能一直吃到下个周末。现在想来,那时的巧克力之所以会那么香甜,是因为锡纸里面的巧克力被阿爹施了爱的魔法,满满的都是阿爹的爱。也是从那时起,我爱上了那个味道的巧克力,纵然后来工作了,时七零七的那家小卖铺已经不再经营了,已经再也买不到那种巧克力了,纵然现在市面上卖着各种包装、各种形状、各种口味的巧克力,可我依然爱着孩提时那种巧克力的样子和味道。

高中毕业了,高考时分数只到专科分数线,但是我不想在家面前上学,打算要去离家远一些的地方上学,阿爹却坚决不同意,坚持要我报本地的师专,那段时间我老跟阿爹闹别扭,因为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让我走远一些,他总说:在家边的学校要好一些,回家近……。最终,我报了本地的师专,并且周末还不想回家,因为心里总记恨着这件事情,倒是他总会在周末到学校里看我。那时,我觉得阿爹好落伍,好小气,我觉得他肯定是怕我花费更多的钱。在上师专的第一个冬天,我病了,一天在课堂上会晕倒好多次,而且每次晕倒后醒来都讲不出话来,左半身体麻木,大概需要一个小时左右才能慢慢说出话来,班主任只好打电话到家里让父母接我回家治疗。阿爹接到电话的当天早上就风尘仆仆地来到学校接我,接着就带着我赶往市人民医院进行脑部CT检查,可是检查结果却是一切正常。阿爹一下子焦急起来,在他接过医生的CT单时,他的手一直在抖,我知道越是什么问题也没查出来他就越是着急。接着医生又建议做脑血流图,终于查出问题来了,有一根脑神经痉挛,脑供血不足,导致晕倒身体麻木,必须住院治疗。办理好住院手续后,阿爹就一直陪在我的病床前安慰我:“没事,阿爹在。”在我住院的那两个星期他没有合过一次眼,静静地坐在床边等我醒来。直到那次我才明白,为什么阿爹不同意我到更远的地方去上学,那是因为我从小就体弱多病,阿爹是怕我生病的时候他和母亲不能一下子到我身边照顾我,舍不得让我离家太远,他总想把我保护在他的身边。一直以来,阿爹一直把我保护得很好。有他,无论在哪里,我都心安。

结婚的头一天,阿爹把我和爱人叫到房间里,轻声对爱人说:“我老了,以后爱她、疼她、呵护她的担子就交给你了,拜托。”结婚那天,阿爹把我交给爱人,我们双双给阿爹和母亲磕完头后我对阿爹说了一句“阿爹,我走了。”阿爹只微笑着说了一个“好”字。坐上花车,走了一段路,我回头看了一眼站在家门口的阿爹,他没有立刻就回家,他还站在原地看着我们。看见我回头,他笑了,朝我摆摆手,我也朝他摆摆手。在他转身回家的一瞬间,我发现他用手去揉眼睛,看着他的背影,一下子感觉他惨老了许多,父亲的背驼了,头发白了。一直以来,在我心中他是不老的强者,是严厉的代名词,是坚强的象征者。可是,那一刻,我知道他难过了,他流泪了,都说女儿是父母的“小棉袄”,他的“小棉袄”要离开他了,他那是对女儿的不舍。

今年春节回家拜年时,突然想看看小时候的照片,打开相册时,一张泛黄的小卡片从里面掉了出来,本以为是张废纸,正准备扔进垃圾桶,突然发现上面写着字,仔细一看,上面写着“某年某月某日,我的女儿今天会叫我阿爹了。”“某年某月某日,我的女儿会走路了。”“某年某月某日……”顿时,鼻子一酸,眼泪掉了下来。原来,自打婴儿时期,阿爹就一直记录着我成长的点滴和每一次的进步,满满的都是爱……

是啊,父亲的爱不会让人朝思暮想,寝食难安,但是他却深入骨髓,无处不在。在我的思想里,阿爹的爱一直像一棵万能的生命树,在生命中的春天他给我五彩斑斓的幻想,在生命中的夏天他给我脚踏实地的成长,在生命中的秋天他给我春华秋实的成熟,在生命中的冬天他给我平心静气的沉思。

我祈祷,命运多多赐福阿爹,让他平安健康。女儿是贴心小棉袄,我的前面是平安,后面是幸福,吉祥是领子,如意是袖子,快乐是扣子。我会永远陪着阿爹的!(段晓波)

打印    收藏
关闭窗口
QQ空间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人人网
滇ICP备
主办:中共博亿老虎机娱乐开户网站 施甸县监察局 版权所有
访问数量
地址:施甸县甸阳镇甸阳东路032号 邮政编码:678200 电话:0875-8122071